如何用好“新基建”这一抓手

起先,强化顶层设计,统筹重点地区和重点产业领域的区域性布局。国家和地方层面需要联合发改、交通、能源、工信等相关部门系统谋划设计,共同制定战略规划和指导意见。

同时,立足不同地区要素禀赋和产业特色差异,统筹协调“新基建”在重点地区和重点产业领域的区域性布局,避免出现低效重复和恶性竞争等问题。重点突出“新基建”在城市群、都市圈等经济体高质量发展中的战略意义,在兼顾短期经济恢复和长期发展趋势基础上,超前规划和布局。

作为长三角一体化的北翼核心区,江苏已在创新引领、产业提升等”新基建”投资方面谋划推进了一批重大项目,因所涉不同地市的产业布局,故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要注意因地制宜,明确投资建设任务和目标,建立起相适宜的灵活机制。

其次,完善标准体系,推动“新基建”跨行业、跨区域、跨部门的协同应用。以高新技术为核心的“新基建”涉及的产业链长、部门多,故在建设应用过程中要尽快制定基础共性标准,如5G的工业无线技术标准,工业互联网在元数据、数据采集、数据接口等方面的标准,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安全标准,智能电网与5G融合标准等,推动“新基建”的跨部门、跨行业、跨地区应用,实现互联互通、协同发展格局。江苏在很多“新基建”项目上已有一定的发展基础和技术支撑,在进一步聚焦关键瓶颈技术突破的同时,要鼓励部分重点地区和重点行业在标准体系制定上率先试行,探索建立国家级和省级标准化试点示范项目,规范和引导相关行业发展。

再次,创新运营模式,探索政企联动的多元化市场作用机制。理顺政府与市场在“新基建”投资、建设、运营中的关系,在确保基础公共需求设施建设稳定和安全的基础上,突出企业科技创新的主体性和竞争性,通过公共政策引导、准入门槛降低、营商环境改善等方式鼓励民间资本进入。

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,打破要素资源配置的行政壁垒和行政垄断,探索“新基建”中政府和企业分工协作、联合运营的新模式。江苏国有企业资产规模一直位居全国前列,在“新基建”推进过程中,要注重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,鼓励引导民间资本、外资进入能源、交通、电力等基础产业。

后面出台的配套政策,助推“新基建”成为经济增长新引擎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发展冲击较大,相应的经济刺激政策必然要从财政、金融、税收、产业、人才等多方面来配套制定。实施财政政策,在保证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控、安全的前提下,适度上调专项债发行规模,并辅以针对性更强的减税降费政策,如针对与“新基建”相关的高新技术企业给予低税率、低息融资、专项补贴、专项贷款等。

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就是人才政策。科技战“疫”,不仅体现在救死扶伤的一线,更闪动在联防联控的“数字大网”背后。江苏有着丰富的科教资源,要充分利用和发挥好这一优势,重视高校相关专业性课程设置及专业人才培养,打通高校向企业人才输送渠道,打造“新基建”相关人才建设和就业的新高地。